都市言情 明克街13號 愛下-第三百四十七章 抹除閲讀

明克街13號
小說推薦明克街13號明克街13号
上午的阳光使出了吃奶的劲却依旧无法穿透这厚厚的雾层,最终只能被部分吸收部分折返再以最后部分当作施舍丢落。
有些地方因为气候原因,四季不清晰,轮回谷这里则是不分晨曦、中午和黄昏,只要是白天,都是灰蒙蒙的。
好在,等靠近轮回谷登上码头后,应该是出现了一道特殊结界,虽然头顶依旧灰蒙蒙,人在下方能见度还是可以的。
码头上人很多,秩序神教新驻轮回神教外交神官滕戈亲自来迎接,轮回神教也派出了由三名长老带队的欢迎队伍。
另外,还有大量轮回谷的普通信徒。
他们对于刚刚在战争中击败自己这边的秩序神教肯定是带着恨意和排斥的,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对秩序神教的好奇。
卡伦和穆里带着各自队员走了下去,大家在码头上站成两排。
外交神官滕戈发表了简短的欢迎致辞,对于他来说,领着自己的班底驻扎在其他神教的地盘上,每次有大规模本教人员过来都像是看见娘家人一样。
不过他在轮回谷的局面虽然复杂诡谲,但毕竟是战胜方的外交神官,腰杆硬了,其他就都是浮云小事了。
这一点,从他那良好的气色中可以看出。
轮回神教的一名长老代表发表了讲话,将这场写入“战败条款”内的条约,形容成促进轮回秩序理解互信加深默契的友谊之举。
卡伦觉得,这位长老大人适合去开办丧仪社,因为他有极强的丧事喜办能力。
接下来,很多记者过来进行自由采访,且都不约而同地聚集到卡伦面前。
两个小队队长都站在队伍第一排,在卡伦和穆里之间,记者们作出了一致选择。
穆里看了看自己面前的冷清,再看了看卡伦那边的人头攒动,不由得叹了口气。
他想回头寻找一下来自队友的安慰,帕西奥则贴心地及时将来自队友的安慰送上:“队长,我们懂的,差距在队长。”
《秩序周报》在驻外所有驻地记者,毕竟两大神教前不久刚刚爆发了战争,秩序这边对轮回的新闻还是很感兴趣的。
本来世上神教这么多,正统神教也不少,但人嘛,还是更关心自己手下败者现在的生活情况。
驻外所内部也有写稿的记者或者叫文员,有些新闻是需要呈送给内刊的。
除此之外,还有轮回的记者以及其他各个教会的记者,一般正统教会和大教会都有自己的报纸只负责报道自己教内的事,中小教会则喜欢开办那种整合性极强的报纸,报道整个教会圈的事。
虽然先前还在心里调侃过人家轮回长老丧事喜办的能力,但在采访中,卡伦还是展现出什么才是真正丧仪社专业出身。
“首先,很感谢能应邀得到这次机会,我觉得这次试练可以加强秩序神教和轮回神教年轻人之间的互动与了解,为两教未来的关系发展奠定良好的基础。”
“是的,两教之前确实因为一些误会发生了摩擦,这一切都源自于轮回神教内部的一些野心家导致,现在我知道,轮回神教已经拨乱反正,西莫森家族将引领轮回神教与秩序神教携手一起开创神教和谐的新局面。

“当然,我知道轮回之门内会有危险,但我更知道危险与机遇共存,我认为我和我的队员同伴们都已经做好了准备。
伟大的秩序之神,与我们同在!”
滕戈小声问站在自己身边的葛罗文:“你写的发言稿子?”
葛罗文摇摇头,道:“不是。”
“那么,这是他早就准备好的?”
“我觉得,更像是一种自由发挥。
“可惜了,这样的年轻人才该来驻外所才对。”
“您想多了,大人。”
“我知道,想想都不可以么?”
“可以,可以。”
一切流程都结束,卡伦和穆里两个小队被安排下榻在轮回谷内的招待酒店。
酒店的房间在岩壁上,内部通道则在山体里,非常有特色。
正式进入轮回之门的时间是明天下午,所以接下来卡伦等人还有一整天的时间可以休整。
依旧是两人一间标间,文图拉进入房间后就开始帮卡伦擦拭阳台上的大浴缸。
刚擦拭完放水间隙,午餐被送了上来,是由葛罗文团队里的人亲自配送,尽可能保障食物的安全性。
虽然轮回神教不至于在这方面做什么手脚。。。。。。。但轮回谷又不仅仅是一个轮回神教,其他家的驻外所并不介意在此时搞出点事情。
午餐很精美,味道上。。。。。。。有点一般。
卡伦觉得还不如在海船上吃的炸鸡腿,裹着鸡蛋液和面包糠,咬一口下来的满足感比这些华而不实的轮回谷特色食物要美好多了。
“待会儿你再去找他们问问有没有什么简餐,这些东西吃起来太累。”1
文图拉点头道:“嗯嗯,量还很少。”
收拾餐盘时,文图拉打开房间小冰箱,问道:“队长,尝一尝他们当地的饮料?”
卡伦看过去,小冰箱里的饮料被装在透明玻璃瓶里,像是鲜榨的果汁,但颜色很是漂亮,粉红的妩媚、蔚蓝的纯澈、紫色的妖娆......
“你闻闻,是酒么?”
文图拉马上拿起瓶子闻了闻,回答道:“好像有酒味,队长,尝一杯?”
“好的,我要冰水。”
“是,队长。”
因为酒店这里是制高点,而且房间都“镶嵌”在峭壁上,所以在阳台上根本不用担心隐私暴露。
卡伦脱去衣服,坐进浴缸里。
文图拉马上贴心地送来冰水和一些他从丁格大区培训酒店里带来的小零食。
他原本就对卡伦十分贴心,在海船上被卡伦连续踹了几脚后,少年变得更贴心了。
卡伦坐在浴缸里,喝着冰水,看着前方的压抑灰蒙蒙。
“这个地方的人自杀率是不是很高?”
卡伦自言自语,没泡多久就出来换上了睡衣。
环境布局是很好,但氛围感太压抑了,本来泡澡应该是为了放松,结果在这里像是酝酿自杀情绪。
的政治正确?
有侍者过来敲门,文图拉打开门,过了一会儿,文图拉走到卡伦面前禀报道:“队长,有个叫裴德的想求见您。”
“裴德?”
是暗月岛上自己和奥菲莉娅散步时碰到的西莫森家的年轻人,哦不,他是个变态。
对方被自己打趴下了,但因为他姑奶奶也就是守门人分
身的出现最终没能杀死他。
他来找自己做什么?
“不见。”
“是,队长。”
文图拉去传话了。
卡伦则从口袋里拿出一枚很是精致的吊坠,这枚吊坠是上次守门人罗米尔给的补偿,她还说等自己到达轮回谷后,可以凭这个去找她。
不过,卡伦可没兴趣去找她。
他现在只想安安稳稳地完成轮回之门内的试练,然后离开轮回谷,回到湿冷的维恩。
如果一切能平顺进行,那该多好。
接下来的午后,卡伦又开始了补觉,文图拉也学着一起睡起了午觉。
被通知醒来,是下午四点半,葛罗文要开会。
众人集合去了葛罗文的房间,没说什么有营养的话,更像是考试临近前带队老师再给学生们喂点鸡汤。
不过葛罗文有个优点,他的废话不会很长,一刻钟后会议就结束了,而且他还拿出了一个装满轮回券的盒子。
“这附近的治安还是不错的,你们晚上可以出去放松转转,官方汇率不划算,黑市汇率更好,你们可以在我这里兑点轮回券出去消费。”
众人有些疑惑,都没想到团长会忽然来这么善解人意的一面。
葛罗文补充道:“毕竟,有些人可能进去后就出不来了,还是先逛逛这里,别留下遗憾吧。”
听到这话,众人才觉得画风正常,都舒服了。
大家都兑换了点轮回券,包括文图拉也兑换了一点。
等离开葛罗文的房间,众人都准备出去逛街时,卡伦将手里自己兑换的轮回券塞到了文图拉手上,他还是想上去睡觉。
但穆里小队那边却主动走了过来,说着要出去好好玩玩卡伦回答道:“可能是不想破坏两个将死之人最后散步的凄冷氛围。”
“不用这么悲观,理论上只要连续抛硬币两次都是正面的话,我们就能活下来。”
“很对。”
卡伦点了点头,拿出皮洛给他的硬币抛了一下,是反面。
卡伦捡起硬币,又抛了一下,反面。
再次捡起硬币,反面。
穆里:“......”
卡伦笑道:“呵呵,甚至都不用抛第二次。”
“你这样,容易把我们心态搞崩的。”
“我和你拉开点距离吧,我抛我自己的。”
卡伦挪开了步子,抛硬币,正面。
“我再抛一次。”
硬币落地,依旧正面。
卡伦笑道:“好了,我舒服多了,你呢?”
“更崩了。”
1122
这时,卡伦看见一个男子从人群中走了过来,正是裴德。ωωw.Bǐqυgétν.℃ǒM
在裴德的身后,还站着几名护卫。
卡伦赶忙捡起硬币,用神袍袖口擦了擦。
“果然,在这里又见到你了,卡伦。”裴德微笑道。
“你朋友?”穆里问道。
“嗯,生死之交。”
“关系这么好?”
“当初差点打死他,结果他家长辈及时赶到,救下了他。”
“哦,原来如此。”
“卡伦,这里可是轮回谷,你就不能给我留一点面子,我们彼此都体面一点?”
卡伦摇了摇头,道:“正因为这里是轮回谷,我反而什么都不用怕,因为我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肯定会被拿出来担罪,交给秩序神教处置。”
裴德抿了抿嘴唇,道:“找个地方坐坐?”
“没兴趣。”卡伦直接拒绝了,“我觉得我和你之间,真的没什么好坐下来聊的。”
“不一定的。”
“唉,算了吧,我知道你想弄死我,我也一直很后悔那次没能弄死你,何必坐下来演戏呢,都很累的。”
“轮回之门内的一些特殊性,你就不想知道么,你们秩序神教就算再能搜集情报,肯定也比不上我轮回神教情报。”
“我觉得带点神秘感进轮回之门会更有趣,一切都弄清楚反而失了趣味。”
“你就这么排斥我?是我被你差点打死,是我的心爱人因为你的关系被我姑奶奶彻底湮灭,是我恨你,而不是你对我.......”
“只是不屑而已。你知道么,在来轮回谷之前,有个导师特意点了我的名字,意思是我这种孤儿应该是你们最喜欢的拉拢对象。
我知道那位导师的意思,但他说话方式让我无法接受,我顶撞了他,他也向我道歉了。
所以,我们还是别私下聚会了,省得证明那位导师说得对,我回去后还得再给他道歉。”
说完,卡伦转身直接离开,穆里跟在卡伦后面。
裴德没追上去,而是双手插在口袋里,目送卡伦离开。
“买点东西吧?”穆里问道,“可以寄回家的。”
“当遗物么?”
“额。
“抱歉,我觉得这个岛的环境和氛围,很容易让人抑郁。”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你出门时还会给家里买特产么?”卡伦问道。
“会的,家里每个亲戚都不会落下。”
“哦,怪不得你在家里不受待见。”
“和这个有关系么?”
“没关系。”
“你真的不买东西?”
“怎么,你的队员不会帮他们的队长买么?”
“可恶!”
“哈哈。”
这时,前方有一个店铺,店铺玻璃壁面上挂着很多幅油画,都是各种风格的女人。
油画很容易给人一种朦胧美感,卡伦和穆里不约而同地都在油画前停了下来,开始欣赏。
“是画店。”穆里指了指店牌,“好像是专门卖女性油画的?”
卡伦指了指对面一家铺子,道:“那家是专门卖男性油画的。”
“轮回谷艺术气息这么浓厚的么?”穆里疑惑道。
“不是艺术气息,我觉得这应该是当地特色点心铺。”
“点心铺,卖点心的?”
“以后有机会我给你介绍一个朋友吧,叫理查。”
“他有什么特别的,很喜欢去点心铺?”!
“嗯,不惜断腿也要去吃点心的那种。”
“等下,你的意思是,这个点心铺,是类似妓院的那种场所?”穆里终于明白过来了。
显然,因为丁格大区和维恩大区距离太远的原因,不仅有时差,还有巨大的文化隔阂。
这时,有两个男客人从里面走出来,目光有些萎靡,双腿有些发软,但脸上的神情,很是享受,充分诠释着什么叫“
欲仙欲死”。
而且在他们身上,残留着浓郁的灵魂气息。
穆里惊愕道:“怪不得要挂油画而不是照片,这家妓院的服务者,是鬼魂?”
“应该是的,还真有特色,你想进去体验一下么?”
“不想,如果死在轮回之门内,我不想临死前回忆时,最后浮现的画面是我在妓院里的场景。”
“嗯。”
“你呢,你想进去么?”
卡伦摇了摇头。
两个人又散了一会儿步后,找了个比较高档的餐厅吃晚餐,嗯,卡伦没带点券,是穆里结的账。
吃完晚餐后,二人就回到了酒店。
穆里去酒店前台,那里有特产可以卖,他需要一个一个地签单,这些东西会通过阵法传送方式快递回丁格大区,到他的一个个家人手里。
卡伦在旁边等了他很长时间,看着他在那里忙碌一个名字一个贺卡地写,卡伦忽然觉得自己很幸福。
自己一直所拥有的,却是人家一直渴望而不可得的。
“抱歉,让你久等了。”穆里说道。
“没事,走吧,回房间了。 ”
“嗯,好。”
二人回到楼层后,就各自分开回到了房间。
进入房间后,卡伦躺到床上,挥手布置下了一个简易结界,拿出了那枚昨晚穆里给自己的紫色药丸。
卡伦闭上眼,再缓缓睁开时,赤红色的暗月之眼浮现。
暗月之力开始尝试小心进入这枚紫色药丸,刹那间,一股冰冷的气息反馈回来,卡伦眼里的血色瞬间变淡,这是被直接压制住了。
脱离接触后,暗月之眼才恢复正常。
“所以,这颗药丸不是保护灵魂的,而是压制灵魂的,让盖坦伯特大人能更好占用身体。”
卡伦脑海中又浮现出穆里先前在酒店大堂给家里所有人买礼物的身影。
“穆里,你爷爷给你的药丸,不是提升你的存活率,反而是将你本就不高的存活率......彻底抹除。